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状公会挑“基”妄议UGL

发布日期:2021-05-06 20:39   来源:未知   阅读:

法律界人士指大律师公会的声明,是公然干预律政司的独立检控权。图为律政核心。 材料图片

要求律政司检视不控决定 法律界批干预独立检控权

星岛环球网新闻:香港《文汇报》讯   就UGL事件,香港大律师公会昨日发表声明,称律政司未有就是案咨询独立法律意见,“有违惯例”,令人“怀疑当中或涉政治考量”,并要求律政司咨询独立法律意见。法律界人士反驳,律政司的检控守则中,并无要求必须寻求独立法律意见,律政司是否需就个案索取独立法律意见,应由律政司独立自主考虑及决定,外界不得干预或施压。有关声明是在挑战根本法第六十三条,即“香港特殊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预”的划定,公然干预律政司的独立检控权。

大律师公会在昨日的申明中虽称该会尊敬律政司在本港的刑事检控中担负的角色与义务,但律政司没有就UGL案咨询任何独立法律意见,“有违”以往一贯处置波及政府高官及政治敏感案件的通例,令人“猜忌当中是否涉及任何政治考量”。

声明续称,任何针对律政司的怀疑,都会无可防止地减弱公众对刑事司法轨制及法治的信念,故要求律政司先寻求独立大律师意见,再重新考虑决定。

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创会会长陈曼琪在接收香港文汇报拜访时指出,依据律政司的检控守则,是否对一宗案件提出起诉,必须具备两大原则,包含证据是否充分,及就算证据充足,也要考虑是否合乎大众好处。

在这两个原则之外,并无阐明必须寻求独立法律意见,或独立法律意见需被视为必须或具凌驾性。

在此条件下,她以为,如任何人或集团质疑律政司司长不就个别案件追求独立法律看法,而必需从新进行检控斟酌,就有如擅自由律政司检控守则参加“征询独破法律意见”的凌驾性准则,绝非坚持不懈的检控原则。

刑检工作不可外判

陈曼琪续说,基本法第六十三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已解释律政司的刑事检察工作是独占的,是不可推辞或外判的专职责任,倘每宗检控均须寻求独立法律意见,即象征律政司将有关检控工作必须外判或转介给第三者,损失了独立自主的角色,将抵牾第六十三条。

她强调,根据基本法,律政司的检控工作,包括是否需就个案索取独立法律意见等,都应由律政司独立自主考虑及决定,不应受任何干预跟团体施加压力及陈说。大律师公会发出的声明,仅基于律政司未有就是案寻求独立法律意见,就要求律政司再考虑提出检控,并不契合律政司检控守则的两大原则。

陈曼琪指出,公会的声明未免会令公家在观感上,感到是在向律政司施压,甚至干涉基础法第六十三条,势将影响到香港始终赖以胜利的法治基石,“如律政司回应大律师公会的请求,是否代表把独立自主的检察工作外判给独立律师?”

执业律师、中国国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现,根据基本法,律政司的刑事检控权是独立运作的,检控与否完整由律政司依法及依程序全权决定,任何人或机构,包括法庭都不能干涉其独立检控权。

因而,律政司是否寻求外聘独立法律意见,应由律政司因应证据的强弱、案件庞杂水平、有否有利益抵触等因素作出决定。

律政司决定须尊重

黄国恩认为,律政司在综合考虑UGL事件各种因素后,决定不寻求独立法律意见,是法律赋予律政司的权利,也是“终极的决定”,所有人都必须尊重。大律师公会的声明,显著是在公开干预律政司的独立检控权。

他指出,有不少市民都质疑现届大律师公会的主事者有显明的政治偏向,感到该会已非以法论法的专业组织,而该会今次在反对派公然质疑律政司的决议后就敏捷发表声明,更令人疑惑该会是以其专业背景去帮助反对派争夺政治利益,试图挑衅律政司的独立检控权,非但自毁其公信力,更会损坏香港的法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